欢迎访问拾贝游
客服热线: -

拾贝游

岭南户外运动俱乐部

客服热线 -

赣州于都:二万五千里长征从这里出发 [复制链接]

158458953 | 2018-10-29 09:59 303 0

在于都,当地人总爱用“长征源”来指代自己的家乡。这三个字,浓缩了一种历史自豪感。

84年前,于都是中国革命事业的生死攸关之地。1934年10月,红军主力8.6万人跨过于都河,从这里踏上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第一步,从而开启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壮举。

“十月里来秋风凉,中央红军远征忙,星夜渡过于都河,古陂新田打胜仗。” 于都河,是中央红军跨过的第一条大河,因而于都也有了“长征第一渡”的美称。

今天,于都县城有三座大桥横跨于都河上,分别是“长征大桥”“红军大桥”“渡江大桥”。这三座大桥的位置,正是当年红军渡河的三个渡口。84年前,于都河上可没有一座桥,往来只能乘船摆渡。

红军渡河是在10月份,当时于都河正处于枯水期,平均水深为1到3米。所以,红军从于都的8个渡口出发时,有5个渡口是搭设浮桥。而敌人已从于都沿西南方向沿途布下了重重封锁线,还时常派飞机在于都上空盘旋,监控红军的动向。

为了渡河行动不被敌军发现,红军所有行动只能在夜间秘密进行。从1934年10月17日夜间到10月20日,在4天的时间里,红军每天下午5点开始架设临时浮桥,通宵渡河后,第二天早上6点半之前又得将浮桥拆除,反复拆搭有15次之多。为了不留痕迹,红军夜间渡河时,每个连队只配发四个火把,早上还要把河滩上的脚印清除掉。

当年,于都的老百姓得知红军要过河,渔民划来自家的小船,老百姓拆下自家的门板、床板,有的老人甚至拿出了寿材板,才在河上架起了浮桥。一位种南瓜的老表把瓜棚拆了,捐出木板给红军搭浮桥。红军战士连忙劝阻:“瓜还没熟,不要拆!”但这位老表掐断瓜秧,硬是拆掉了瓜棚,还给战士们熬了一锅南瓜汤。

退休编剧刘光沛家的老宅位于于都县城的十字街,在这座典型的清末客家民居里,20多间房屋,门框上都是空空荡荡的——要么只有一扇门,要么干脆就没有门板。从长满青苔的户枢上可以看得出,这些门板在很早就没有了。为什么家里这么多屋子都没有门?原来这些门板都拆下来送给红军架了浮桥。当年,刘光沛的爷爷刘赞唐是个侠义心肠的生意人,在于都县城开了一个酱油铺。红军在于都驻扎时,他便让红军住在家里。得知红军架浮桥没有桥板,刘赞唐捐出了家里的二十多副门板和床板,没有收一分钱报酬。

李声亮,当年是个结实的渔家汉子,600多米宽的河面,他划过去只要15分钟。但是,一条渔船最多只能拉十几个人,李声亮从傍晚摆渡到天亮,根本顾不上吃饭。事后,一位红军首长要给他写张条子,日后可以拿它索取报酬,但是被他谢绝了。

于都人民献出来的,除了门板,还有口粮和草鞋。在红军渡河前夕,于都老百姓夜以继日赶出10万多双草鞋,送给红军战士,期盼他们早日凯旋。

于都县罗坳镇步前村当年是红五军团的集结驻扎地,全村当时有七八十户人家,家家户户都会打草鞋。村民陈罗寿的父亲陈善模和母亲孙道秀都是村里打草鞋的高手。陈善模也是一名红军,从家乡渡河走上了长征路不久便牺牲了。陈罗寿说,草鞋是穷人穿的鞋子,红军是穷人的子弟,当年红军长征时,行囊里除了4天的干粮之外,就是两双草鞋。这代表了于都人民的一片心。

于都有着“唢呐之乡”的称号,在“长征渡口”旁边的长征源小学,每逢盛大活动,同学们都会穿上红军服,用唢呐吹响《十送红军》的旋律。但对于唢呐传人刘家盛而言,每当听到这个旋律,他总是感到一丝悲凉。“《十送红军》改编自我们客家的《送郎调》,当年我的曾祖父就是吹着这支曲子送村里的年轻人参加的红军。”当年参加红军的这批年轻人,最后没有一个回来。刘家盛的曾外祖父也是一名红军战士,最后牺牲在遂川。

“号音响了,队伍出发了。渡口站满了红色的英雄。红军家属和儿童团的小弟弟们,一堆堆地站在路边欢送。他们手里有的拿着草鞋,有的拿着食物,有的拿着银钱,等他们的儿子、丈夫、兄弟经过时,做临别的礼物……”在红一军团宣传委员彭加伦的笔下,红军出发时,是难舍的,同样是带有革命浪漫主义色彩的。

“到外面要谨慎啊!”“要听指挥啊!”“哥哥,多捉几个师长回来啊!”在红军家属的一声声叮咛中,穷人的子弟兵踏上了征程。

红军夜渡于都河的15年后,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。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上空,17架飞机组成编队接受检阅。当最后的教练机编队飞过天安门时,只见机翼轻摆三次向群众致意,广场上顿时一片欢腾。这个编队里有一个叫方槐的飞行员,就是从于都走出的红军战士。


传承红色文化  弘扬革命精神

红色旅游定制电话:020-84050059/18028008990



网友评论

正在加载评论数据...
      评论请先登录,或注册
      相关推荐